网易首页 > 网易北京房产 > 正文

2018真像与真相丨聆听·居住故事

2019-01-04 18:06:28 来源: 网易房产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18年,有一个词让一批又一批的人来了一场迁徙。这场迁徙是一次选择,也是一次成全,这个词就是“人才政策”

有言道: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众多新一线、省会、直辖市加入到人才抢夺的大战中,争相筑巢引凤,在此背景下,一个新的居住种群——凤凰族由此而生。他们乐于通过奋斗,搭乘城市建设的快车,实现自己的目标,虽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也有不同的表现和情绪,但他们对于生活充满热爱,对于未来也满怀期待。

凤凰族隐藏在人才政策推进城市发展、生活变迁的大环境下,或继续、或改变、或成全了他们对于生活的定义和追求。今天,我们来讲讲他们的故事。



王辉和许多年轻人一样,90后,家中独子,大学刚毕业就带着梦想去了北京打拼。离开时,父母是点过头的,毕竟年轻人应该尝试着出去闯荡;日子久了,一家人聚少离多,二老日渐年迈,便希望孩子能像“倦鸟归巢”一样回到自己身边。

对于王辉来说,外面的日子是心酸的,两年的时光并没有攒下多少积蓄,倒是让老家的父母牵肠挂肚,生病也无法在身边照顾。回乡是王辉自己的打算,但真的要回到八线城市的老家么?回乡意味着没有合适的工作,更没有曾经畅想过的未来。

“大辉,你要回来吗?西安出台了最新的人才引进政策,本科拿着毕业证和身份证就可以落户了,来西安发展吧。”一直留在西安的同学也懂王辉的处境,向他提出了顺应人才政策的建议。

在反复斟酌后,王辉便开始关注西安,工作是最主要的,其次是房价。“先试试吧,大不了从头再来。”王辉在心里默念着。

三个月后,王辉在西安顺利找到了工作,离父母也更近了一些。往来的次数多了,父母也是几多欢喜几多惆怅,毕竟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城里安家了,而王辉还是住在出租屋里。

父母主动提出为王辉筹措房款,加上自己在北京闯荡两年挣来的积蓄,差不多可以在西安买到一套两居室。王辉心动了,落户购房还贷款,成为了他这一年绕不开的话题。

王辉说,虽然西安的三环相当于北京的六环,但放下名利和欲望,回到父母的身边,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种幸福。对自己来说,也是在对的时间里有了安定的生活,毕竟不再漂泊,不会再因为身处异地而无法赶上一家人的团聚。

像王辉一样的凤凰族,还有很多,他们抓住了落户的有利政策,完成了自己生活的一次转折,虽然转变的过程很艰难,但总归还是朝着期许的方向在发展。



回来参加完夏雨的婚礼,拉着箱子踏上返回北京的列车,许敬之没有后悔当时的选择。

“5万块钱要不要?”

“啥?”

“郑州人才政策出来了,落户买房还补贴5万呐!”

大学同学夏雨打来电话说这个政策时,掩不住情绪激动,许敬之竟也跟着有了些许兴奋。虽然,他第一次在网上了解到这信息时,是毫不在意的。

许敬之又一次听到朋友要回去的消息,看样子,夏雨确定要在郑州安家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激动。“不过回去也好,这个政策至少听来还不错,不像我,或许还要好多年才能安定下来。”许敬之心里想。

拒绝了和夏雨同去郑州的邀请,许敬之选择留下来。四通八达的交通线、传播敏锐的信息网、繁华热闹的商业圈,以及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平台,都在挽留着他。他习惯了北京的生活,虽然在北京的2年里,也会有委屈和不如意,但从没有后悔过。毕业后,他考取了目前所在学校的工作,获得了工作5年落户的资格。他相信在自己的努力下,总有一天会在北京落户,并拥有自己的房子。


许敬之租住在一个朝北的10平方米小卧室里,在这个两居室里,朝南的30平方米大卧室里住着一个北京人。相邻而卧,他们差的却不只是南向阳台透来的阳光和宽敞的私人空间,一个客厅把他们的生活隔成了两条平行线。合租者叫晓波,有工作,并不依赖于工作,住在这里,只是逃离家人的管束。

许敬之白天上班,晚上会回来睡觉,晓波大多数的晚上却不在房间。有天早上,许敬之匆忙洗漱完毕,准备出门上班。又一次碰到晓波回来,带着一身呛鼻的酒气和烟味。敬之点头致意,晓波却没有什么表示。这样的生活已持续了很久,他们倒也习惯了。

一次许敬之加班到凌晨回来时,在电梯里碰巧遇到晓波,他冷冷地来了一句,“就是个工作而已,干嘛这么较真呐。”“对呀,工作就要认真对待呀。”许敬之轻松地回答,心里却在嘀咕,“你有北京户口,家里有房,你倒是不着急。”他们两个一同进门,进了不同房间。

许敬之说:“如果拿橘子来比喻人生,一种橘子大而酸,一种橘子小而甜。一些人拿到大的就会抱怨酸,拿到甜的又抱怨小。而我拿到了小橘子会庆幸它是甜的,拿到酸橘子就会感谢它是大的。在北京生活会很难,但在这里我是充实的,是可以提升的,我就是喜欢这里的匆忙和繁华。”

现在,许敬之评上了优秀教师,薪资涨了不少,对待工作也更加勤勉,在落户北京的道路上更进一步。此时,夏雨已经在郑州落户买房结婚,而室友晓波依旧过着原来的生活。或许对于生活的定义不同,或许对于幸福的定义不同,许敬之觉得,在离期望生活更近一步之后,他是真正的快乐。

城市变迁,日新月异,凤凰族的迁徙也愈加频繁,只是在这场迁徙中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尽相同,不过他们都选择了相信,选择了努力,选择通过自己的勤奋,成为这个城市的主人,成为真正的参与者。如许敬之这样的人依然还有很多,他们从未放弃。



“妈,我被房东赶出来了。”

“啥?!”

电话那头的声音陡然就高亢了起来,海涛不得不把听筒从耳朵边拿下来,打开了扩音。他知道,等这句话在十秒钟之后化成电话信号,通过秦岭山巅的通信塔传到成都家里的时候,老妈的唠叨就会接踵而至。

“你搞了撒子人家要把你赶出来?”

“他说市场价都涨了三四百了,不加钱,就让我搬家。”

“那才多大点房子,心真求黑啊!”

“你干脆回来算咯,租房的钱都省了,房子也空在那儿,等你回来装修一哈就能住,我还能随时过去看哈你。”

“你说你要是去北京、上海,我也不催你了,好歹是大城市。”

“你留在郑州有撒子好的嘛?”

“你说撒,一说这儿你就不开腔了,你到底咋个想的嘛?”

海涛在距离电话很远的地方,吸溜着刚泡好的方便面,看着刚打包好的几个箱子,无言以对,无话可说。


毕业之后留在郑州的初衷,或许只是想离家里人的唠叨远一些,或许只是因为尝到了走出四川的甜头。海涛很希望能探寻到属于自己的可能。

所以哪怕不得不缩居在狭小的书房,哪怕天天被房东挑三拣四,哪怕放弃了原本既定的专业方向。

一处栖身之所,一份喜欢的工作,一碗自己煮的热面,都是他生活中难得的小确幸。

都说房子是最大的安全感,而这一次的变故,似乎把他对郑州的安全感动摇出一条缝。

没有了那个书房的羁绊,他开始思考自己有没有可能有更多的选择?

要不要去北上广真正的大城市看看?

要不要继续租房子留在郑州?

成都的人才补贴真的挺有吸引力的,买的房子已经空置了好几年,家里也催着回去,要不就此回家?

好像所有的事情已经准备妥当了,只差这最后一步决定。但是越是到了临门一脚,海涛越觉得自己像是踏在了悬崖边上:

北上广发达,住房成本也“发达”,扛不住怎么办?

郑州待了五年了,也有自己称心的工作,但是这种随时都会被房东滚蛋的日子还能坚持多久?

回成都有政策优待,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但是面对着唠叨和陌生的交际圈,自己会不会遗憾?

上学的时候老师说,机会成本和自身收益需要达到平衡。想要追求这种平衡的海涛,却在这一刻心情无法平静。

同样无法平静的,还有许多像海涛一样的凤凰族:他们在抢人大战中,感受到来自未知的诱惑。进,不敢;退,不甘,他们在对机会成本的考量中举步维艰。

但他们明白,无论最后选择的结果如何,自我价值的满足仍旧是他们永远的追求。



下班时间到了,李佳佳拿起包就开始往外走。

“哎佳佳,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啊?”

“我爸妈从山东过来了,我得赶紧去接她们。”

一到车站,李佳佳远远的就看见自己的父母提着大大小小的包裹,朝她招了招手。她赶紧跑过去接过母亲手里的盒子:“你们大老远过来还带东西干嘛,怪沉的。”还没说完父亲就插了一句“你妈大早上5点就起来了,都是你爱吃的,好在郑州离得不算远,坐车也就三个小时。”看着风尘仆仆的父母,李佳佳感觉心里酸酸的。

加上这个月,她和高辉来郑州就满一年了。一年前,他们准备结婚,却因为买房弄的焦头烂额。北京和深圳的房价对他们来说太高了,回老家的话恐怕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她至今都记得自己一笔笔划掉这些城市时的心情,眼看着马上就要走投无路时,生活的另一扇大门打开了。

“你们在那人生地不熟,就算是能买房落户,其他不都得从头开始?”听到他们的决定时,父母立刻就表示反对。

“你们还真的决定去了啊?我之前就是随口一说,以后你们后悔了可别怪我啊。”当初人才政策一发布,小姐妹就拿着手机给李佳佳看,还说:“这个政策就适合你这种要回去结婚的北漂,等我决定结婚了,也挑一个城市回去养老。”

适合,这个词深深的印在了李佳佳心里。

刚毕业时,她去北京,高辉去深圳,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两个城市适合自己的职业规划。

经历5年的异地恋决定步入婚姻,是因为他们觉得彼此是适合自己的人。

之所以离开这两个城市选择了郑州,也是因为适合。


李佳佳还记得,在北京的时候,薄薄的隔板外,一对新来的情侣在嬉笑打闹着,她拿起枕下防身的木棍,轻敲了两下粉色的“墙”,声音立刻消失了。除此之外,早上永远需要排队的卫生间和厨房里铺满调料瓶的台面,都让她感到无所适从。有自己的房子和空间,是她一千多个日夜里翻来覆去的愿望。

父母和朋友中有不解的,也有认为不失为一个选择的,但是对于李佳佳两人来说,在想要买房的时候,郑州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学历带来了购房机会,房价可以承受,不用离父母太远,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已然值得庆幸。离开原有的舒适圈找到新的出发点,虽然有挑战,但也正是他们多年来一致的追求。无论未来如何,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凤凰族中有着无数个李佳佳:他们在城市之中漂流,抓住人才政策的机会成功安家。外界虽然有反对的声音,但他们深谙这个选择对自己的意义,对将来也充满热忱。


在近几年的人才引进浪潮中,王辉、许敬之、王海涛和李佳佳都被各地的人才政策牵动,成为凤凰族这一新居住物种的缩影。西安、郑州、北京也仅是在2018年实施了人才政策的部分城市。我们梳理了以下15个城市的人才政策,并就其引才力度进行对比。

15个引才城市力度对比


引才规模大:“五年一百万”是标配。长沙、武汉、西安、郑州、合肥等城市均明确提出未来5年引才百万的目标。按照这个目标,未来城市的人力资源将得到极大改善。

引才范围广:多层次,以大学生为主。引才范围得分较高的城市均制定了较全面的人才引进体系,并非专门针对高层次人才或紧缺型的少量引进。

落户放开多:本科以上学历均实现零门槛落户。户籍制度不再是城市人才资源流动的障碍。

安居补贴足:给资格,给补贴。目前许多二线城市安居成本明显提高,注重满足人才的居住需求,另外再加上三五万的购房补贴,力度还是非常大的。

保障落地:补贴能够到位、有组织的推动、有持续性的细化政策才能保障落地。例如西安、天津、珠海、福州、长沙等城市政策出台频次均在3次以上且逐步细化,西安、天津人才新政频出。以西安、郑州为代表的新兴型城市则举全市之力对外吸引人才,再加上这些城市明确表态五年要花百亿在引才育才上,足见力度之大。

人才政策的实施给了凤凰族更多选择的机会,虽然有着更多优质的工作机会,但是高额的房价让人望尘莫及,缺少了房子给予的归属感和安全感,北上广深不再是凤凰族唯一的选择,与此同时,有着良好发展前景,房价适中的新一线、二线城市渐渐地开始成为凤凰族的聚焦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出选择,向着自己向往的生活大步迈去。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把异乡变成故乡,在这场迁徙中,凤凰族们找寻的是另一种满足生活需求的状态和开始新生活的机会。

或许,在这场选择中,他们还没有明确自己想要的,亦或是还没有完成自己期待的。但是,生活总不会亏待他们,在他们炙热的追求和不懈的奋斗之后,未来总会为他们筑一个温暖的巢,远来的凤凰总能找到栖息的梧桐。

你正在阅读贝壳年度专题《2018真像与真相》第一篇章聆听·居住故事的文章。(点击标题返回查看相关内容)

资料来源:根据各市政府公开资料整合。

内容编辑:种法权、李圆圆、吴赟、郑自平、彭艺茹

内容出品:贝壳郑州内容运营部

版权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抄、复制。

特别声明:本文采集时间为2018年12月25日。

免责声明:因时间、市场、政策等都会发生变化,以上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交易依据使用。


wangyixin 本文来源:网易房产 责任编辑:王怡昕_NO5610

精彩推荐

  • 热门楼盘
  • 看房团
  • 购房直通车
  • 买房导购
  • 房产图集

周末看房团

周末看房·免费大巴·独家优惠·精美礼品

请选择

马上参团 查看详情

我要报名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编辑推荐楼盘
每日成交前十
楼盘名称所在区域当前价格
楼盘名称所在位置套数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房产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