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北京房产 > 正文

化工园区“带伤前进”:真正安全监控在于企业自身

2019-05-26 09:43:2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化工园区“带伤前进”)

4月,中国工业环保促进会化工委员会发出一纸呼吁:“不要抹杀中国化工产业,不要过度妖魔化工行业。”

呼吁背后意味深长。

5月23日,一个国家级别的论坛——2019中国化工园区与产业发展论坛在广东惠州召开。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党委书记李寿生在这个论坛上话说得更加明白,“一方面要正视我们存在的问题,充分认识一些化工企业安全、环保管理基础工作还不到位,安全环保措施尚未完全落实,安全环保的本质安全措施还必须加强,必须过细,必须过硬;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坚信化工安全生产是可防、可控的,化工安全事故是可以避免、杜绝的。我们一定要深刻认识到安全环保是高质量发展的基本前提和基础保障,每一个企业,每一个化工园区都要为扭转全行业安全环保被动的局面做出应有的贡献。”

4月15日,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676个化工园区中,产值规模500亿元左右的约占7%。-甘俊

离城入园

今年3月以来,全国多地接连发生多起化工企业、园区、运输车辆爆炸事故,特别是盐城响水化工厂爆炸事故,引发江苏最严厉的环保风暴,盐城市率先决定,永久性关停响水化工园区,园区内共有100多家企业,其他地区也大幅压缩化工园区数量,不少化工企业面临减产、或者关闭的压力。而且,这还是建立在去年已经关停2000多家企业的基础之上。

去年,江苏共有化工企业约6100家,按江苏省政府下达的全省石化行业“四个一批”专项行动目标任务,关停2077家企业。

今年4月,江苏省政府办公厅下发《江苏省化工行业整治提升方案(征求意见稿)》,到2020年底,全省化工生产企业数量减少到2000家;到2022年,全省化工生产企业数量不超过1000家;即意味着今年江苏还要关停2000家化工企业。

另外,对于化工园区整治改造提升全力推动,对江苏全省50个化工园区开展全面评价,根据评价结果,压减至20个左右。对不符合安全生产标准的企业、园区必须关闭,对环保不达标的企业、园区必须关停,对落后低端企业必须淘汰。

虽然在最后的方案中,“20个化工园区”的目标数字没有出现,但其严格程度也足以震慑行业。此外,山东、湖北、河南等省份也陆续披露了化工企业拟关停名单以及搬迁入园的时间表。

搬迁入园需要回溯到国办的2016年57号文,该文件给了化工园区政策性的背书地位,文件要求新建的炼化项目必须全部进入到石化基地,新建的化工项目必须全部进入到化工园区,同时强调不符合要求的化工园区和化工品存储项目要关闭、退出,危险化学品企业搬迁改造必须进入到规范的化工园区,既对新建的项目,也对园区外的项目,提出了整个行业园区化的要求。

在这个大的文件要求下,各省陆续开展了化工园区认定工作。

随后,2017年8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指导意见》,《意见》提出了2025年前,不符合安全和卫生防护距离的危化品企业,要就地改造达标或搬迁进入规范化工园区,或关闭退出的目标,其中中小型企业和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大型企业要求在2020年底搬出。

“经过我们摸底排查,80%以上的都属于在2020年底搬出。”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石化处调研员韩敬友在论坛报告中指出,经过各方努力,现在搬迁改造工作也取得了初步成效,截至目前,北京、上海、宁夏、海南等4个省市已经完成了搬迁改造,其余21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陆续建立了相应的工作机制,编制完成了《搬迁改造实施方案》,确定了搬迁改造企业名单和搬迁改造方式。

对此,韩敬友向记者解释,有的省份下手早,加上本身化工企业就不多,所以完成得较快。可以说,2019年是搬迁改造工作的关键年,今年如果异地迁建不启动,明年就很难完成任务,因为有一个建设周期。

4月15日,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676个化工园区中,产值规模500亿元左右的约占7%,小于100亿元的约占60%。截至2018年底,初步确定全国需要搬迁改造的企业共有1176家,其中异地搬迁479家,就地改造360家,关闭退出337家。

“根据我们的调研,目前绝大部分企业已启动和搬迁改造工作,截止到2018年底有20%左右的企业完成了搬迁改造。”韩敬友表示,大部分已完成搬迁改造的企业,通过搬迁改造提升了企业的技术水平和竞争力,推动企业实现了转型升级,有很多企业搬迁改造前处于亏损和微利的状态,经过搬迁改造,基本上是走向了良性发展的路子。

韩敬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总体情况较好,但对于有些企业依旧存在困难。“有的是资金不足,因为靠土地置换的收益,在经济发达地区以及大城市,有的企业搬迁还赚钱了。但是,小城市也有小城市的好处,综合成本还是低一些。”

入园门槛高

2016年,就有媒体报道,工信部已将危化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项目列入了专项建设基金支持方向,国家已安排了专项资金300余亿元支持危化品搬迁。

实际上,资金问题或许只是化工企业搬迁的第二步,有的企业连第一步的“入园门票”都没有拿到。

韩敬友介绍,从调研情况来看,现在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着找不着承接园区的情况,不论是在发达地区还是不发达地区,有一个硬杠杆就是投资强度不够,达不到要求。尽管中小企业散乱差的比例比较大,这部分企业应该以关停为主,不宜再进入园区,但是也确实有部分企业管理水平还是比较高,技术水平也较高,但是由于它是细分市场,规模很难做大。

特别是在异地迁建、产业转移方面,江苏、山东等省份有大量转移需求,其他省份的园区在双向选择关系中,往往占上风,记者就该问题也采访了几家来惠州招商的园区。

北海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贺丰果向记者介绍,在承接产业转移上,北海石化产业园具备投资成本优势,可比发达地区低15%-20%,既有西部大开发的政策优势,又有东部地区才具备的港口优势。

“所以,我们也有跟长三角、珠三角等石化园区对接,他们希望能够进行一些产业转移。但我们也有接纳标准,首先是安全环保达标,另外适合北海市场和园区产业链。”贺丰果说道,“我们的初衷是规划一个较高质量的园区,所规划的石化产业链也是附加值比较高的。”

贺丰果介绍,目前园区内龙头项目中石化北海炼化体量还比较小,以炼油为主,下游项目也不多,现在更希望有龙头的原料生产型的企业率先入驻,特别是大炼化的引进,直接来带动重点下游项目。

辽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崔安勇也表示,现在园区内以辽阳石化公司为龙头,进驻的石化及精细化工企业已达34家。现在和山东、江苏等地的化工企业也正在对接,要选择一些产业配套企业。崔安勇介绍,他们现在都是登门招商,下周要去江苏做推介会,点对点招商。

“辽阳石化的主副产品原材料,实际大部分的运到南方地区进行深加工,我们现在招商希望把辽化的主副产品要留在辽阳,就地深加工,最好是做到直接到消费者,做长产业链。”崔安勇解释,“中石油的一套销售体系是一种指令性的或者计划性的,不是地方或辽阳石化说了算。在这种销售体制下,加上南方市场大、发展早,所以形成了民营企业来辽阳石化买原材料,上南方建厂的链条。根据辽阳石化的销售政策,不管运到哪里都需要支付运费,所以如果引进企业也在辽阳生产,就节约了成本。”

根据采访可以发现,一方面,发展尚在初级阶段的园区有大量的规划用地,但光靠中下游的中小企业难以带动,需要龙头的原材料生产企业带动;另一方面,发展已经比较成熟的园区,本身预留地不多,在招商方面也是优中选优,主动精选招商。这两方面都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部分中小企业“入园难”。

而且,2018年以来,陶氏、巴斯夫、宣伟、阿科玛、埃克森美孚、壳牌集团等巨头相继增加在华项目投资,占领了龙头园区的空间和市场。

虽然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情况下,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不确定因素陡增,对中国石化行业,特别是对石油、天然气、高端合成材料和精细化学品的进出口造成影响。但多家外资化工企业均表示,中美贸易战会有一些短期的影响,但是“我们相信中国的政府会继续来执行一致的政策,确保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我对此感到非常有信心”,并且在《外商投资法》等积极因素的影响下,“以后会有更多百分之百的外资”。

安全监控不在外部

园区提高安全责任意识是化工企业园区化的应有之义,企业搬迁入园后,如果管理不规范,园区的安全风险更大,这也是为什么江苏在事故后发布的征求意见稿中严控园区数量的原因。

南京工大安全产业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双跃表示,管安全就是管风险,响水爆炸事故的原因还在调查中,尚没有官方公布。但已经有很多业内专家分析了企业和园区存在的诸多安全监管问题,涉及多个环节。但当把原本属于全社会、全行业、全流程、全员都必须参与并为之负责的安全,过度集中到某个部门、某个机构、某个人时,本身就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刘双跃告诉记者,虽然现在市面上很多主打园区安全监控的第三方服务提供方,但其实真正的监控在于企业自己。

赛飞特工程技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迪指出,其实很多企业发生事故在于意识问题,“我们曾经遇到一个企业,因为用较便宜的垫片替换了稍微贵几块钱的垫片,结果造成储罐泄漏,几千人疏散,导致了停产半年,就为了几十块钱损失了一个亿,但是它这就是我们平常管理中的一些习惯性思维,能省就省。”

李迪还表示,企业自我监管之外,在园区层面,安全防护手段也很重要。她指出,园区或区域公共管理时,缺乏建立区域级双重预防机制的概念,企业全部做了双重预防机制不等于园区做了双重预防机制,园区大企业有气防站、应急物资、消防队伍不等于园区有园区级的应急资源库、应急救援队伍。

记者在论坛现场与园区负责单位交流时,也发现,问到安全环保的投入比例时,更多园区倾向于回答,园区内的某某企业具备多大规模的污水处理厂,或者园区会对企业的安全风险进行监控,但可能自有的应急救援系统还比较薄弱。

这种问题在小的园区中更容易出现。可以发现,很多行业人士在调研中容易发现小散烂园区的安全环保风险问题,例如属于危险废物的废弃原料桶和储罐随意露天堆放,贮存区域未做防渗处理和围堰防护,贮存区无危险废物标志,且无管理台账等问题。但大园区表面上并不存在什么明显的安全纰漏。

对此,刘双跃向记者指出,大园区和小园区的差别在于自动化水平、产值大小,并不能代表风险的大小。“很多化工园区都是当地的重要税源,在招商的时候很容易放水,把关不严,先进园再进行安全环保,但后来都缺乏监管。特别是大的园区更需要包装。”

林开浩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林开浩_NBJ11198

精彩推荐

  • 热门楼盘
  • 看房团
  • 购房直通车
  • 买房导购
  • 房产图集

周末看房团

周末看房·免费大巴·独家优惠·精美礼品

请选择

马上参团 查看详情

我要报名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编辑推荐楼盘
每日成交前十

中国楼市的20个为什么

中国楼市的20个为什么

2015的中国楼市有太多标签,我们提出20个为什么,不为寻求终极答案,只为引发更多人一 [详细]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房产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