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北京房产 > 正文

为美好而来-回归自然森林时光

0
分享至


美丽的白雪公主,可爱的小矮人,森林里散发着松脂清香的红房子。千年古木,潺潺溪水,盛开的小花,透过枝叶缝隙的阳光。

热爱森林的爱默生在描述森林印象时,是这样说的:在森林里,空气像一杯品质优良的饮料,脑子里排除了碰到特殊好运的杂念,一切卑微的、自私的思想都荡然无存……在林中,人看到了美好如其本性的东西,一种更加崇高的思想和更加高尚的情感攫住我的心。是的,在我们的印象里,所有关于森林的一切都是那么纯净,美丽,浪漫。人们总是幻想在森林里,找回自己,自由生活。

人类的进化是一个伟大的蜕变。我们从原始森林的蛮荒时代,脱下树皮和树叶做成的衣服,进入到耕作时期、工业时代和网络信息时代,感受着知识文明给我们带来的物资享受。那些成片的茂密森林、那些盛开的娇艳花朵以及飞鸟走兽渐渐被淹没在钢筋水泥和高楼大厦的记忆之中。

文明是永远前进的,人类是永远进化的。但同时,我们却又是很矛盾。走惯了红地毯,就开始梦见石板路;吃惯了大鱼大肉,就开始谗嘴于青菜淡饭;住惯了金碧辉煌,也会怀念草堂木屋;在都市红尘里奔波劳累的时候,你可否梦想到纯粹自然里,和森林的对话?

(项目实景图)

当森林外在形态的大小、高低、粗细吻合人的心理结构和情趣意向,如森林景观的大小适中、绿色幽静、湖光山色,均能产生优美、秀丽的心理体验。相反,当大面积、大范围的森林出现,如高山丛林、层峦叠翠、茫茫林海,这种外在形态超过心理结构和预期,则是壮美的心理感动。壮美具体体现为大美、雄浑、粗犷、大气、辽阔、深远等,是自然特质在人心理的投影或理性的显现。

然后是崇高和怪异。树木的直立、独立、高大、伟岸给予人的心理体验或理性显现。然而在森林中大量的形态则是横、卧、弯、曲,大量的灌木、草本更是匍匐、低矮。作为这种心理体验或理性显现,呈现是一种怪异美。“什么都可以没有,却不能没有英雄。”任何时代都需要英雄和英雄主义,但英雄的背后总是难以数计的芸芸众生,正如我们在林中看到的高大树木周边的诸多矮灌小草一样。也许从另一侧面,

(项目实景图)

反映出对崇高的折射和肯定。

还有现代和蛮荒。现代美指现代性对原始森林的理性显现。现代社会对工厂化的单一几何线条产生厌倦,从而要求自然状态的景观能改变这一状况。而原始森林古树老藤、参差错落和生命野趣,使人走向古旧、古老、古朴和蛮荒,而正是在古朴和蛮荒的背面,人们解读到新贤新奇、自由和活泼,成为现代人追求时尚和潮流的直观中介。

恰恰是,作为同青春时尚并行的,是游人对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的涌入。我们看村上春树的《挪威森林》,我们写与森林有关的童话,我们组织去森林的野营,我们在森林里举办狂欢Paty,我们建造与森林相伴的房子,我们呼吁保护森林……人类文明的高端,却是回归森林生活,回归自然的本真。

(项目实景图)

怀念森林,怀念我们最初的伊甸园,梦想树中的桃花源地,现代需要自然的原始、粗犷、大气,需要活跃于自然之中的生命韵味以及体现自然之中的博大精深,体会人类的最初状态,找回心灵安顿的家园。

在牛驼温泉孔雀城有约八百亩的森林公园,尽管它没有真正建造在原始的森林里,却也因为拥有了山野森林的绿色而充满灵性,尽管它内部的树木不及原始森林的万分之一,却容纳了大限量的花草林木。毕竟,我们需要森林也需要文明,而它要做的,正是将这矛盾的二者神奇结合,在规划设计上努力营造了自由,无约束的森林生活。因此,我们叫它:牛驼温泉孔雀城·森林公园。

我们期待牛驼温泉孔雀城给我们惊喜,正如我们期待实现我们的居住理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