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文化符号,名人故居,多重身份使得一块仅有1.68万平方米的拆迁用地,成为年后舆论热点。在这块布满雷区的地块上,先后闪现过中信地产、亿城集团和华润集团三大地产商,纷争角力,不惜重金投入,在中信和亿城无奈折戟退出后,华润旗下的富恒房地产开发公司是否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孰不知,在这场纷争角力的背后,还藏匿着人民美术出版社这个绝对隐形关键一方,也是该地块上占地最多的一家,也直接把中信和亿城挡在了顺利拆迁的门外。而华润置地在完成了与人美社的置换之后,却在梁林故居门前闹成了两败俱伤。
在备受争议的"维修性拆除"背后,不仅仅是文化符号"保护"与"拆除"的辩论,在所有包括文明和商业对立的讨论的前提是政府作为管理者的意义作为。[详细] 



 

 

   梁林故居恐难逃厄运
     

2月1日,记者来到东城区北总布胡同寻找位于24号院的梁林故居。北总布胡同以东,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北总布胡同32号)以北的这片地块上,几乎全部成为废墟,临街没有拆掉的门楼和店面也都大门紧闭,唯有胡同30号北侧留有缺口。

"里边不许进",记者刚一踏进门内,立刻遭到看守工地的保安阻止。保安告诉记者,现在不许进入工地,更不准拍照。随后,记者向保安询问后证实,面前的一片废墟就是正处于争论漩涡的24号院与26号院。

院内靠近北总布胡同的部门保留相对完整,而院子东部和北部的大部门建筑已经拆的仅剩半人高。"你看看还有保留的必要吗?"跟随记者进入院内的一名建设方工作人员反问记者,"你看看拆下的这些砖,都是新砖,只有这个门楼上的木头是老的。还说要复建,你说有必要吗?"

院内一片废墟,红砖堆积一地,很多已经折断或者粉碎了,仅有入门左手侧留有一间小房和揭去瓦片、空余梁木的门楼。一名中年人正站在废墟上,翻捡出尚完整的砖头,"哐"地一声扔进旁边的人力三轮车中。在此仰望正东即是华润大厦。

东城区文委官网显示,去年3月,东城区文委向华润置地股份有限公司发通知,要求其做好梁思成、林徽因故居保护。明确界定梁林故居为北总布胡同12、24、26号院。原东城区史志办主任称,12、24、26号院原为一处院落,后门牌号变更形成现在三个院落。

记者查阅富恒公司2009年的转让信息显示,公告中特别提醒"标的企业项目用地内有需保留的历史建筑"。与富恒公司"弘通科技大楼"项目毗邻多年,俯望北总布胡同24号院的华润不会对此毫不知情。

不过从现场可以看出,华润置地并没有做好梁林故居的保护工作,在"维修性拆除"之后,并没有按照文物保护的要求对拆下的砖瓦木料进行编号保存,为复建留存历史依据,梁林故居恐难逃厄运。 [详细]

 

 

在今年春节期间被拆除的梁林故居,成为废墟一片,而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委对此却解释为"维修性拆除"。不过现场可以看出,多数砖头已经折断,狼藉一片。

   中信、亿城、华润三大地产商先后接手
     

2009年9月,为冲刺A股IPO,中信地产开始挂牌出让旗下北京富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恒公司")100%的股权。当时富恒公司已经身背10亿巨债,数年无营业收入。但无论谁选择入主富恒公司,都意味着他将同时成为建国门北总布胡同旁一幅黄金地块的主人。

该宗地占地约1.6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为15.23万平方米,定位为公寓及商业办公项目。但这块地理位置极好的项目用地却雷区重重,不仅有正处于舆论漩涡的梁林故居和金岳霖故居,还有条件苛刻的人民美术出版社(以下简称"人美社")置换要求,这直接导致富恒公司2003年接手之后,数次更换主人,却至今未拆迁完毕。

2003年9月23日,富恒公司以1.87亿元的价格拿下了这块紧邻北总布胡同和先晓胡同,占地16768平方米的地块,拟建设"弘通科研大楼"。按照合同约定,该项目应在2004年03月21日开工,2005年12月31日竣工。不过它的厄运也就此开始。

2004年,"弘通科研大楼"不仅未能顺利开工,高额的拆迁成本还使富恒公司面临资金困境。因此,富恒公司不得不以股权转让形式委身中信地产,也就此把中信地产拉下了水。

在接手该项目之后的两年中,中信地产仅仅完成对项目用地上社科院、街道办事处等单位的拆迁工作,总计拆迁面积不足3000平米,仅占整个地块的1/5,花费却高达1.2亿元。无奈之下,中信有意甩手。

2006年,风头正健的亿城公司对该宗地产生兴趣,企图打造成"国内顶级的服务式公寓"。不过,亿城乘兴而来扫兴而归。在运作一年,投入资金近亿元却没有获得顺利进展之后,亿城果断地和中信解除了协议。富恒公司和"弘通科研大楼"项目仍然归属中信地产,拆迁工作却依旧处于停滞状态。

2009年,中信地产出让了富恒公司,接手者正是华润置业。由于与已经建成的华润大厦隔街相望,华润置地计划将"弘通科研大楼"项目改为"华润大厦二期"。华润在接手富恒公司和北总布胡同项目的同时,还接受了富恒公司已经签订的《委托拆迁管理协议》等协议,涉及金额约6.63亿元。

内部资料显示,2011年5月,在经过二十轮的合同修改之后,华润置地与人美社才最终签订异地置换协议。而在此之前,人美社已经与房信房地产公司、富恒公司、中信地产等开发商合作,谈判了近百处置换地点都被放弃。中信和亿城还没有真正走到梁林故居门前,就被人美社挡在了门外。 [详细]

 

 

在即将建设的"华润大厦二期"项目的土地上,最北端和与24号院南邻的土地原先都属于人美社。人美社的教材中心出版发行部已经人去楼空,楼上房间的门窗也几乎全被拆除。

与位于北总布胡同的人美社旧址进行异地置换的,正是华润手中另一宗位于双井桥西南角的地块,资料表明,这块地已经闲置6年多,至今未能动工。而注册地为优士阁一期,负责运作这块地的项目公司也难觅踪影。

富恒房地产有限公司转让关系及本项目拆迁进展示意图
2003年富恒房地产有限公司独立运作
9月23日,富恒公司以1.87亿元的价格拿到土地,拟建设"弘通科研大楼"。按照合同约定,该项目应在2004年03月21日开工。
2004年中信地产持股富恒公司
上一阶段"弘通科研大楼"不仅未能顺利开工,高额的拆迁成本还使富恒公司陷入资金困境,最后以股权转让形式委身中信地产。
2006年亿城集团以协议方式介入
亿城集团对项目产生兴趣,拟建成"国内顶级的服务式公寓"。在运作一年,投入资金近亿元之后,拆迁工作并没有取得满意进展。
人美社同意置换 梁林故居被拆除
2011年5月,华润置地与人美社签订异地置换合同,人美社开始搬迁。2012年1月,梁林故居主要建筑被拆除。
2009年11月 华润置地收购富恒
华润置地以约13亿元的价格接手富恒公司和本项目。此时富恒公司负债超过10亿元,还有签订的拆迁协议涉及金额约6.63亿元。
2007年亿城退出 富恒重归中信
因拆迁难度大,亿城和中信解除协议。富恒公司以及本项目重归中信地产。梁林故居西厢房被拆除,但与人美社的置换协议没有进展。
   人美社搬迁后 梁林故居成为拆迁焦点
     

而华润置地用于和人美社置换的正在"囤地黑名单"中被点名的"优士阁二期",该宗地从2005年一直闲置至今。与人美社达成协议,华润置地不仅脱掉了"囤地"的帽子,也使"华润大厦二期"项目的拆迁工作有了实质性进展。

作为梁林故居的北总布胡同12、24、26号院并不是"弘通科技大楼"项目中的最大拆迁户,与其紧邻的北总布胡同30号、32号,以及该地块最北侧的数栋建筑和院落都属于人民美术出版社(以下简称"人美社")所有。

与普通民房拆迁不同,人美社一直要求用合适的地块进行"异地置换",但要求是"三环以里、独立成院、交通方便"。人美社先后与房信房地产公司、富恒公司、中信地产等多家开发商先后谈判十余年都没有签订最终合同,直到华润置地介入。

目前,位于先晓胡同和北总布胡同之间的人美社教材中心教材发行部已经清腾完毕,紧邻人美社旧址总部的北总布胡同30号(同属人美社)也已人去楼空,而与华润大厦隔街相望的是一小片停车场,梁林故居、金岳霖故居以及一些民房就夹杂在三者之间,也是这块地上自上世纪80年代之后,仅剩的四合院,也是建设"华润大厦二期"需要拆迁的最后一关。

在将近十年的拆迁拉锯战中,社科院、街道办事处、人美社以及一些民居断断续续被清腾完毕,而梁林故居拆迁问题自然而然成为如今的焦点。按照东城区文化为要求,梁林故居作为不可移动文物报保留,而"华润大厦二期"项目的建设方案需要更改。

不过,据业内人士分析,加上收购富恒公司,该项目的实际投入已经超过了20亿元,而梁林故居又处于中间关键位置,如果更改设计方案,将给项目带来较大风险。

据媒体报道, 正值新年伊始的1月末,富恒公司悄悄地拆除了梁林故居的主要部分,仅剩早已被揭去瓦片的门楼和旁边的一小间。对此,华润置地回应称自己并不知情,而东城区文化委则表示,建设方是在对故居进行"维修性拆除"。在经历了多轮住房改革风潮而沧桑满面之后,终于在金钱的淫威之下摇摇欲坠。 [详细]

 

 
建国门与双井两幅地块情况一览
项目 弘通科研大楼 优士阁二期
受让人 富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华润京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土地用途 住宅用地 商服用地
用地情况 待拆迁 空地
供地面积(平方米) 16767.74 6401.68
合同价款 18700.28 4096
合同签订时间 2003年09月23日 2005年06月09日
约定开工时间 2004年03月21日 2005年12月06日
约定竣工时间 2005年12月31日 2007年06月30日
   记者手记:附近还有另一处待拆胡同
     

也许现场的工作人员说的对,梁林故居重建已经没有多大意义,至少在现场面对满地红砖、石灰墙和残垣断壁之时,相信很难勾起内心些许对梁、林二先生的缅怀之情,更别说不远之处,很多人并不知晓的中国哲学家金岳霖故居。

在以建设大潮为代表的经济大潮涌起之时,中国不可避免的在不断失去这些值得或并不值得保留的名人故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和这些代表中国文化的载体一起日渐消失的还有属于我们的根文化与集体认同。

正如梁思成的女儿梁再冰所说,"不想回忆了,拆与不拆都一样。那里跟我已没有关系了,我小时候住过的北京城没有那些高楼。"在一座座"洋气"的高楼大厦兴起之后,北京正在失去内涵,而在更广阔的土地上,尤其是一味追求经济效益的土地上,更是如此。

我们对于代表中华文化这一集体认同的名人的缅怀,总在他逝世之后或他的故居被拆之时。反观国外发达国家,在这一点上颇值得我们学习。

从曾经名人聚集,如今"设施陈旧"的北总布胡同出来,拐到贡院东街,在路东和二环以里,建国门内大街以北,有一片规模更大,更为规整的胡同和院落建筑。不过,进入其中,就可看见大片大片被拆掉的房子,还有一些已经成为空屋。

再次拐回贡院东街,街两旁的墙上,挂着两个红色横幅,上边写着"拆迁政策不会变",在寒风中"呼呼"地来回摆着。 [详细]

 

 

1930年,协助梁思成创办东北大学建筑系的林徽因,患肺病离开沈阳回北平治疗,梁思成便把家搬到北总布胡同的这处院落(旧门牌为3号)。1931年,梁思成回北平加入中国营造学社,任法式部主任,从此开始对中国古代建筑进行系统的调查研究。赵州桥、佛宫寺木塔、山西五台佛光寺等,皆是再次居住期间发现。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梁思成、林徽因举家迁离北平,再也没有搬回来。

   那些已经离我们远去的名人故居
pic 梅兰芳故居
无量大人胡同5号。梅兰芳原来住在宣武区,出名后才到无量大人胡同买的房子。1943年,梅兰芳迫于生计把该房卖了出去。解放后,政府曾想把该房买回来送给梅兰芳,但遭到梅兰芳婉拒。梅兰芳在无量大人胡同度过了自己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12年。后,无量大人胡同改为红星胡同。梅兰芳故居于2003年被拆除,建成了现在的华丽大厦。
pic 徐志摩故居
上海市静安区延安中路913弄。当年徐志摩、陆小曼的"爱巢"是一幢两层尖顶哥特式风格洋楼。楼下当中为客堂间,陈设简单,只作穿堂。新房设在二楼厢房前间,后小间为陆小曼的吸烟室,三楼是徐志摩的书斋。徐志摩和陆小曼两人正是在此诞生了鼎鼎大名的《爱眉小札》、《媚轩琐记》和《小曼日记》等篇。原址已被拆迁。
pic 张恨水故居
砖塔胡同95号。1949年6月,张恨水突然中风,半身不遂,一时不能写作,而家庭人口众多,生活有些拮据,于是买掉原来的宅院,搬入砖塔胡同43号小四合院(后来的95号)。这个院子不大,但还算规整。张恨恢复写作后,陆续发表了十几部中、长篇小说。直至1967年2月去世。2004年被拆除。
pic 曹雪芹故居
广渠门内大街207号。雍正五年(1727)江宁织造曹寅因获罪革职,家境败落,隋赫德见曹寅家人贫困,遂拨出位于这里的十七间半房给予曹家度日。此时曹雪芹未及初冠之年,"贫穷难耐凄凉"的生活,对他日后构思《红楼梦》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旧时这里多为下层人居住区,多为曹雪芹日后笔下的一些有声有色的人物原型。1999年拆除。
   "网易地产一线"往期回顾
编辑:伪经学 转发到微博 | 房产首页 | 回到顶部